>

【梧桐】雏鹰展翅(小说)

- 编辑:997997藏宝阁特马资料 -

【梧桐】雏鹰展翅(小说)

李文君走到学校的大门口时,瞧到学校那大门楼子上面赫然挂着一条红色的横副标语,上写(坚决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李文君不知所以未然,校园内锣鼓喧天,丁铃哐啷的。同学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李文君终于弄明白了,原来是南山牧场来了招学生的两个工宣队的工作人员。学生们可以自愿报名去他们那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说白了就是去参加工作。李文君和几个铁党哥们儿碰了碰头,一致认为要去。如若不去在学校里面继续读书的话,那两年的书都权当了擦屁股纸,可以说是一字未读,全都跑到四处去撒野造反闹革命打砸抢去了。曾几何时,他们把自己的老师通通用军用皮带抽跑了,跑的无影无终。紧接着又把老师的办公室门几脚踹开,那一顿胡砸乱翻乱抢哦……
  校园里国旗台下摆放着一张课桌,两个叔叔坐在那里手忙脚乱的记录抄写着。他们头顶上方那面红旗,随着微风悠然飘扬着。李文君排在队伍里往前缓慢移动,不多会便轮到了他。那个工人叔叔盯着他道:“喝喝!这个小伙子的个头蛮高,挺清秀的嘛,嘿嘿嘿,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现在提前通知你,你已经被我们单位正式录用了。有什么事情赶快和你的父母亲说好,明天上午拿上行里到这个地方来集合坐车。”
  李文君问:“叔叔,我们是到草原上去放羊,还是……”
  叔叔挥挥手道:“不是不是,是到天山九场去工作,离乌鲁木齐近的很呢。”
  “酒场啊,哈哈哈,这下可有酒喝了哈。”李文君风趣道。
  叔叔又摆手道:“九场,不是喝酒的酒。看来你小子还是个小酒鬼呢,挺逗的哈?”
  “哈哈哈……”同学们朝着李文君哄笑起来。
  叔叔道:“赖小子,蛮有思想的哈,还想去学做烧酒,嘿嘿嘿,下一个,喔,不行不行,你的个头太小了,我们那里又不是幼儿园托儿所。去去去,后面那些小个子的同学就不要再排队了哈,排了也是白排,我们绝对不会收的,大个子的同学往前挪挪,名字报上来,嗯,曹林周,好了。下一个……”
  回家后,父母亲得知了此事。母亲顿时泪流满面道:“俺文君这么小,才刚刚十六岁,就走恁远……呜呜……”
  父亲撇嘴道:“哭啥,孩子不小了,当年我十六岁的时候都是解放军战士了。”
  母亲擦了把眼泪道:“十六岁就去当兵,这当来当去的,又落到啥好处莱,眼前还不是个黑五类分子,接受劳动改造,到时候说不定还要牵连到俺的文君儿。”
  李文君咧嘴笑道:“管他那么多呢,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处黄土不养人呢,哈哈哈,好儿男志在四方嘛。”
  母亲啼笑皆非道:“恁娘那个皮,跑那么远,当娘的心里头能够好受不?呜呜……”母亲又抽泣。
  父亲道:“儿子,老子目前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下面还有你的四个妹妹,你爹又是个臭老牛。不管那么多了,以后你小子可要怪怪的听话哈,可不许和别人打架闹事。”
  “那是当然,这些俺懂,你们就放心得了。”李文君信誓旦旦。
  第二天早上,学校里的校长和老师们为要走的学生召开了欢送大会,欢送会上依然是锣鼓喧天,许多家长们也来送行。那红红的花朵朵每个人胸前一朵,旗杆上那面红旗随风噗咧咧飘扬着。大会结束后,同学们就按照那两个叔叔的指定安排先把行囊放在三辆解放牌汽车上,然后排着队列依序登车。父亲盯着李文君千嘱咐万叮咛,最后尽然对着一个高年级的大个女孩说:“这个丫头,我可拜托你多照顾照顾俺文君啊,他还小,你可是他的姐姐哈。”
  那女孩也不含糊,对着叔叔夸口道:“叔叔尽管放心回家去吧,你的儿子有我照看着,不会有任何事情的。回去吧,叔叔。”其实,李文君压根就不认识她。
  汽车起步了,于此同时,有几个身材矮小的女同学眼含着泪花急吼吼着把行里包裹在别人的帮助之下扔到了车上,然后又在别人的推举下爬上了汽车。与李文君同班的潘小琴对着大家嘶吼着:“快拉我一把呀,嘿吆,总算是爬上来了,嘻嘻嘻。”
  三辆汽车依序从同学们那个熟悉的校院里面开了出来,在很远处,李文君父亲依旧还在摇摆着手。
  到了天山九场的场部,大家均跳下了汽车。在叔叔阿姨们的指挥下,大家把各自的家伙什全部搬下了车,然后又搬到那间诺大的会议室里面。同学们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嘻嘻哈哈,犹如飞出牢笼的鸟儿,欢欣雀跃。此处离乌鲁木齐确实不太远,依稀可以瞭望到红山顶上那座镇妖塔。有些同学叽喳着说:“距离咱们这儿估计有七八公里吧……”场部十分贫困落魄,东面是一排光秃秃的荒山,几排简易的平房杂乱无章坐落在山脚下。房屋前面有一条婉婷的小溪,小溪边是一片片沼泽湿地,沼泽湿地四周芦苇丛枯萎,黄璨璨的芦苇枝叶随风荡漾,沙沙作响。此时正是初春时节,那低洼处遗留的灰色残雪已经不多了。在远处那几片池塘里,一群鸭子在那水里面嬉戏着。
  几个炊事员用条盆抬来了饭菜,大伙儿人多,听说有一百四十三个人,还不包括那几个偷偷爬上汽车的小丫头片子。大家围着蹲着坐着就开了饭,傻大个白志伟提前吃完了饭,他用衣袖随便摸了摸嘴巴,冲着大伙咧嘴憨笑道:“嗨嗨!同志们辛苦了哈,”他模仿当官的模样,双手叉着腰嘶吼起来:“同志们好好米西的干活,敞开肚皮吃,不要客气啊,哈哈哈……你们好好米西,我地,给大家上演一个小节目,也祝你们大家胃口好,吃饱了不想爹和娘啊,嘿嘿嘿。”他把二胡放到大腿上就开始边拉边吼唱了起来:
  天上布满星
  月儿亮晶晶
  生产队里开大会
  诉苦把冤申
  ……
  徐殿满冲着他呲牙咧嘴嘶吼道:“去去去,再别拉那个破曲子,跟他娘的哭丧似的。要拉就拉一段让爷们儿高兴欢快的曲子听。”学校里面一般人都有点儿惧怕他,因为他身高马大,而且还心狠歹毒,经常爱欺负打骂比他弱小的同学。白志伟嘻哈笑着,随之转换了一副表情与腔调,他屏蔽鼻腔的气息,嗲声嗲气拿腔捏调的模仿着女声吟唱起来:
  北风那个吹
  雪花儿那个飘
  雪花儿那个飘
  年来到
  ……
  “好好,哈哈哈……”同学们拍着手欢呼了起来。一个打饭的叔叔说:“他娘的,看不出来这群赖货里面还有点儿人才呢。”
  吃完了饭,几个领导模样的人走过来了。一个叔叔朝着大家嘶吼着:“大家都站队啦,按照男女站成两排,嗨嗨!你们那几个小子磨磨蹭蹭的在干嘛呢?”
  队伍排列的很整齐,一个工作人员对着大家介绍道:“这个就是咱们的张场长。”他手指着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人说道。张场长衣领子上是条狐狸皮,灰黄相间色显得格外的漂亮洋气,腰间依然别着一把小手枪。工作人员朝着我们喊道:“那位是咱们的张参谋长,大家热烈欢迎啊。”在他的带领下大家跟随着拍起了巴掌。
  张场长向大家挥挥手道:“大家来到我们这里参加工作,我们是非常欢迎的,我代表天山九场的所有官兵欢迎你们的到来。你们是祖国的未来嘛,啊?是吧。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都说了;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不过呢,也是属于我们大家的嘛,哈哈哈,是吧?你们都是年轻的新鲜血液,是吧?不过呢,同时我也知道在你们这群小知青里面呢,也有很多家庭成份不好和有问题的。但是呢,毛主席语录里说,有成份不为成份论,重在于表现嘛。啊,是吧?但是呢,要是有人不拥护我们的党,不拥护我们的社会主义的话嘛,那我们就要对他实行专政,要把他们打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大家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大家齐声吼道。
  接下来是张参谋长发言,他身穿着黄色军用大衣,头戴着一顶令人眼馋眼热的黄色棉军帽。他朝着大家近似于吼道:“你们的年龄目前还小,甚至可以说是狗屁不通。以后把你们分配到各个连队里面去,那里有很多我们共同的敌人,他们是被我们专政的对象。我还是提前奉劝你们大家几句哈,咱们可都要把眼睛擦亮些,把阶级斗争这根线千万要随时崩得紧紧的,千万可不能有半点松懈喔。今后可不要受那些阶级敌人的蛊惑和拉拢腐蚀。谁要是不听劝告和他们鬼混到一起胡作非为的话,那他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他的后果下场啰!好了,小邵,”他扭头对那个漂亮的女工作人员道:“把名单拿出来,先分别站一下队……”然后他对着大家喊道:“叫到名字的同学不论男女站到这一排,没有叫到名字的在原地都不要动。”
  小邵点着名字,被点到名字的男女同学混合站到了一排。李文君也在其中,他斜眼瞧着总感觉到似乎有点儿不大对劲。对面那一排没被点到名字的同学几乎都是干部家庭的子女和根红苗正的同学,而自己这一排却几乎是家庭成份高的和刑满人员的子女,其中最多的就是黑五类的后代和一些四不清的家庭子女。
  散场后,李文君胆大包天的跑到小邵跟前问:“干部,我父母亲都是贫农,俺爹还是个当过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士。我弄不明白,刚才我怎么也站在这个队列里呢?”
  小邵扭头扫了李文君一眼道:“喔,哈哈,是吗?难道……搞错了,我帮你查查哈,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君。”
  小邵翻到后,对他说:“你的父亲是李士杰对吗?他好像是属于四不清……唉,你小子管他那么多呢,主要是重在个人的表现嘛,是吧?”
  李文君严肃道:“我父亲有什么四不清问题啊?啥意思呢?实在是搞不懂,一个响当当的解放军战士,最终倒成了个四不清,切!”
  小邵微笑道:“好好好,我一时半会也搞不大清楚,解释不了。不然这样,我把你的名字上面画个圈圈,到时候我专门汇报给领导之后再说。你看怎么样,帅气的小伙子?”
  李文君感激望着她说:“多谢干部姐姐,以后我会感谢你的。”
  小邵摸了一把他的头发道:“嘿嘿嘿,嗯,看不出来你小子倒还挺懂人情世故的哈。好了,我很忙,你今后无论分配到哪个地方,你要安心好好干吧。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嘛,是吧小伙子?年轻就是资本,我还挺羡慕你们呢。”小邵说着走了。
  不多会,几辆大卡车就开了过来。同学们顿时被四分五裂的被汽车拉走了,具体去了什么连队,那是后话。最后才轮到了李文君他们这帮子小青年上车,他们总共有十五个女同学,十二个男同学,可谓是比较庞大的一支队伍。来的是一辆破旧不堪的红色拖拉机,同学们也不管不顾急忙吼叫着先把行囊扔了上去,然后都爬上了拖拉机。拖拉机“突突”了没有多大会儿就到了目的地,此处离场部特别近,可以说是翘首相望,仿佛近在咫尺。街道胡同里污泥浊水,一片泥泞,拖拉机一头深陷进去,前进后退不得干着急“突突”着。开阔的大门口两旁悬挂着两条横幅标语,上写着:“热烈欢迎知识青年来我连扎根落户,到农村去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滚一身泥巴。”
  几个干部模样的人急忙跑了过来,大家不是傻瓜,都急忙纷纷跳下了拖拉机。最终,大家在领导们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把行囊都卸到了一片比较干净的开阔地方。然后,那辆拖拉机在大家的嘶吼着推动下才“突突”着爬出了泥巴坑。
  连领导首先为学生们分配了房间,看来他们是早就准备好的。李文君和三个比较要好的同学自愿组合住在一间拱形的窑洞里,这个连里几乎都是青一色的一排排拱形的窑洞,窑洞里面黑乎乎,并且有些潮湿。屋里地面上用砖头干摆着一道坎,算是地铺,地铺里堆放着许多麦草。李文君他们四个小伙子先把床铺盖打开铺好,之后便无所事是。下午时分,李文君和戴昌宝闲的无聊,便溜达到场部那个比较热闹的商场去瞎游荡。夕阳西沉时,李文君和戴昌宝才溜达回来。谭雲飞见到他们两个过来,便急吼吼着冲着他们喝道:“你们两个怂货跑到哪里去了吗?害的我四处去寻找。快快快,快到那边去集合,正在分配班组呢。”
  在那片比较干净的一块空地上,男女同学们都排列在那里,似乎就缺少了李文君和戴昌宝。一个面色白洁的高个俊气男人朝着他们两个撇嘴喝道:“你们两个怎么搞的,刚刚来就无组织无纪律,这样下去可不行,下不为例哈。唉,你站住。”他手指着李文君道:“你怎么穿成这般模样,绿裤子红鞋子跟女孩一个样子,你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呀?”
  李文君羞红了脸,道:“啊!俺可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呢,家里面贫穷,不富裕呗,嘿嘿。”说着就钻进了队伍里。
  那个白脸汉子朝着李文君吼道:“嗨嗨!你跑什么跑,出来出来,现在你就到食堂报道去,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炊事员了。怎么样,没啥意见吧?”
  李文君瞪大眼睛惊讶道:“啊!让我去当炊事员呀?哈哈哈,太棒了唉,同学们,俺走啰。”随后他高兴的一跳三尺高蹿了,同学们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片欢笑声。
  食堂里面仅有一个炊事员,他自我介绍王家申。甘肃武威人,二十六岁,至今为止仍然是个小伙子。他相貌堂堂正正,国字脸,貂蝉眉,眼光闪烁着柔弱的善良与慈祥。他低头对李文君道:“小伙子可以嘛,干干净净的挺利索。怎么样,喜欢这个做饭的工作吗?”

本文由990990藏宝阁开奖资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梧桐】雏鹰展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