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香】幽兰情牵归故里(传奇小说) ——千年

- 编辑:997997藏宝阁特马资料 -

【墨香】幽兰情牵归故里(传奇小说) ——千年

幽兰盛放无忧地,望却前缘悟道心。
  念念心平牵梦里,无端扰静为何夕?
  丹心未断烟火乱,勇破灾劫百世芳。
  缱慻相惜度生平,花间烂事挚真缘。
  那日花谢无声事,一朝缘断愿无所。前尘犹归梦里诗,笑颜无羁忧不见。佛前座下学修行,听禅人在心缥缈。才携飞天独舞步,花木林间随意如。有朝姐妹深情挫,错成万般憾在心。一切杂乱本非愿,世事多磨谁堪受?她对她的情真意惜,她对他的倾许依恋……一痴怨落成的后果,万欲念交织成的情劫,因谁开始便由谁来结束吧。拼破锁链的牵绊,终待得幽兰遍地花开,惜恋永恒,再现故里浓情往日趣。
  ——题记
  
   一、无忧奇山佛家境 山中行者山外心
  这是一座世间少有的奇山,人称“无忧山”,山势险峻,巍峨挺拔,苍翠欲滴,直入云霄,神秘莫测。世间许多人说起此山,那可是赞不绝口。说起要登上此山,那可是仿如登天。只因此山居然不存在一条道路是通向山顶的。但也有无数人想要探个究竟,勇做开拓的先行者。最终有的人望而生畏,有的人半途而废。而真正登上高山之巅的人却是一个也没有。“无忧山”上不分时节,岁岁年年都开满了“无忧花”,淡紫带点微白的花瓣,黄色的花蕊。在这里它并不是很特别漂亮的花儿,却是最普遍的花儿。它遍布在“无忧山”顶大大小小的角落,似乎成了此山的无数守护者。它不仅能解毒治病,还能延年益寿。
  世人不知的是此山顶还居住着一个无忧佛,其座下有两个女弟子以及无数可爱的小精灵。他们静观了浮世的风起云涌,翻天覆地,又继续自己的修行之路。
  我是无忧佛前座下的一名弟子。关于我自己,心存诸多疑惑,似乎我的记忆一直都是残缺的。至于到底缺了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我只记得无忧佛在点化我时说“风来浮羽,落叶生根,与花相伴,借花而眠,丹姿花韵,混成精然,才生。”于是他赐我名字——花丹羽。花惜缘是和我一同修行的师姐,对于她我所知甚少。反正我似乎和她特别有缘,也很依赖她。我总爱粘着她问山下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她却一句话就打发了我,她说:“山下的世界是不属于我们的。”然后就悠然躲到一边去了。留下的我就抬起头疑惑地仰望近在咫尺的苍穹。
  一天清晨,我和姐姐又端坐在佛前座下的莲花台上开始做晨课了,静听无忧佛讲解经文。
  佛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皆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心是恶源,形为罪薮……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无忧佛突然停止了讲解经文,问曰:“惜缘徒儿,今天的晨课你悟到了吗?”
  师姐答曰:“师父,弟子听完今朝晨课茅塞顿开。凡所能感受到的虽是真实,却也短暂,终将烟消云散,一场虚无。人心的虚妄使人沦陷,情感的牵绊使人沉堕苦海,自甘纠结,欲难收放。唯心是恶源,才生变异,形成人生之罪。只在人欲了知,无望无求,无念无贪,三界一切都将是精妙佛法,超脱自我,静观如是。”
  佛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问曰:“丹羽徒儿,你可悟到了什么?”
  我不知在想什么,心飞到哪方去了还不知道呢,居然没有听到佛的问话,依旧专注地想自己好奇的事情。
  师姐:“师妹,师妹,你分心了。师父在问你话呢?”
  我这才反应过来,忙鞠躬向师傅表达歉意,答曰:请师父责罚,弟子刚刚听教心不在焉,有辱佛之圣洁。
  佛曰:“徒儿,何事忧扰你心?你且说来听听,看为师能否解你心之不解。”
  我答曰:“师父,徒儿刚刚心不静,悟不得。只见堂外那浩然盛放的‘无忧花’,才觉心的忽视,情有所吝,心生万般怜惜。师傅,弟子听闻‘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甚是不解,求师父解答。”
  佛曰:“徒儿,这个为师无法予你解答,你要自己悟得,方能超脱欲念。今日晨课你心不静,且去浇灌‘无忧山’上的花草吧。切记,不能擅用任何法力,唯靠双手亲力亲为。”
  我答曰:“谢谢师父,徒儿谨遵师之教诲。”我就缓缓起身着地离开了莲花台,向堂外那方走去了。对于那句我不理解的经文依旧在心中疑惑纠结。心想:最近修为好像越来越下降了,老是心神不宁,情难自控,却不知因何扰乱了自己的心。
  惜缘也很是不解我的心境和佛之意向,问曰:“师父,师妹她究竟陷于何种魔障难脱呢?她最近总询问弟子山下的世界到底何样,弟子感觉她似乎被什么所牵绊,注定了要经历什么。”
  佛掐指一算,沉默片刻,曰:“你和丹羽徒儿看来是难免此劫,前尘往事牵连所至,需要你们自己去化解。何处误来亦归何处,既是命里注定,那就坦然面对吧。惜缘徒儿,明日你带着丹羽徒儿下山去,去凡尘走一遭,此去你们只有寻到世上长开不衰的花方可回来。”
  惜缘点了点头,还是不解地问:“师父,花怎能长开不衰呢?”
  佛笑了笑,曰:“徒儿莫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世间万象,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明日,为师也将上西天听如来佛祖讲述大道,你们就不必前来辞行了。”
  惜缘答曰:“好吧,师父。徒儿谨记师父教诲,早日寻得长盛不衰之花,返回‘无忧山’。”
  在师姐离开后,佛自曰:“徒儿,这便是命中注定,你毅然离开想妄断,她却无形追随。已经千年了,她终归要回到她的世界,此劫望你们平安度过,切莫执念欲恨,沉沦邪道,善哉,善哉……”
990990藏宝阁开奖资料,  我就老老实实地遵从师父的吩咐,拿着尖底桶一桶一桶地担水,一株一株地浇灌“无忧花”。没办法,最近也不知哪里不对劲,反正修行时总不如以前那么心静无欲了,感觉总有什么人一直在梦里召唤我。今天也算是自己强迫自己心要静,要静,不然以后还怎么修行,就这样不知疲倦地担水、浇水,也不知天色已晚了。
  
   二、兴致高昂游世间 怎奈世事皆难料
  第二天一早,我躺在床上似乎又隐约听到了那个声音:“魂儿,魂儿,你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师妹,师妹。”她放大了声音,大喊一声,“师妹,该起床了”。
  我还以为是龙在咆哮,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看见师姐在我床前很得意地盯着我。我不高兴地说道:“师姐,你吓死我了。好歹我们是佛家弟子,怎能如此大呼小叫,吵到师父多不好。”
  “师妹,师父早去西天聆听佛祖讲述大道去了。他交给我们一个任务,去世间寻得长盛不衰之花再返回这里。要是寻不到,就不用回来了。不过我相信师父所说的话必有深意,万般缘分相遇定能遇见。”
  “世间,是不是山下面?可是,长开不衰之花很难寻到吧?”心想:那梦里呼唤我的人会是谁呢?怎么总让我有种心心相惜的感觉,情难自制,意乱心慌,有种强烈的想要靠近的依赖。也好,此次下到世间说不定能弄清一切。
  “佛曰,一切自有天意,观自在既可。师妹,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山下的世界是何样,现在就去看看吧。不过师姐要提醒你,师傅说我们此次下山为渡劫,你要特别注意。赶紧弄好了走吧。”
  我走下床来一个转身,衣服整齐,发式唯美,淡紫色的衣裙,如瀑披散的长发,随手拿了根白玉簪子轻灵的挽两下,一个朝天髻顷刻妆成。“师姐,我们先去‘天翰城’吧,那里既是‘圣启国’的都城又是‘百花府第’。”
  “师妹,看来最近你都在关注世间之事,了解得还挺透彻的,不知是何在引诱你呢?”
  “师姐,我最近心神不宁,老感觉山下有人在召唤我。在梦里时常有人在叫我,叫我不要离开,搞得我最近都无法静心修行。”
  师姐没有多言,但她心里的想法我也不知。就这样,我和师姐悠闲地驾着云,一路欣赏着脚下的风景,也一路充满了惊喜。虽说以前在“幻天镜”里见过世间的生活却从未亲自体验过。此次世间之行我隐约感觉到要发生很多事情,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争取早日找到长开不衰之花和解开我心中之劫,早日回到山上潜心修行,不染烟火离殇。不一会儿就到了离都城最近的一座山颠,我正要驾云继续往前飞行,却被师姐一把拉了回来。“师妹,不能乱飞,若在城里从天而降,凡人看见了岂不要当神仙跪拜?所以不能乱飞,免得招来麻烦。”
  “对噢,多谢师姐提醒。差点又坏事了,有师姐就是好。那我们落到山底,学凡间的人走路前行吧。”
  双脚踩踏凡间的尘土,仙女成了烟火里穿行的红尘女子。此遭因渡劫而来,此路是牵搭起尘缘的一根线。渐渐的,一步步地前行,我们这两个从未食识人间烟火的女子却穿梭在如此混乱的凡世,似乎也注定了与这里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一路上吸引了无数围观的人,我和师姐都不好意思地捂着脸。终于快走进“天翰城”城门口了,眼看就要进城了,却突然从城里出来一大队官兵,他们喊着口号:“太子爷要出行,一律闲杂人等必须在道路两旁参拜太子大驾。”见此状,我和师姐就赶紧先行离去。区区一个凡人还想本仙子参拜,等着下辈子吧。既转身往一旁的荒郊走去,才走两步,就听见一个气势铿锵的声音从后边传进了耳朵:
  “你们两个刁民,即刻站住。”随即几个官兵就气势汹汹地向我和师姐靠拢了。
  我和师姐还依旧拿衣袖挡着脸,不想让这些凡夫俗子见到了被吓得目瞪口呆。这些小东西,我们可是不放在心上的,不过我还是小声地问:“师姐,我们该怎么办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最好处理得越简单越好,毕竟来此还要逗留,闯了祸也不好办。”
  “你们两个为何不遵从官令,恭迎太子圣驾?还鬼鬼祟祟地挡着脸,说不定就是天牢里逃出来的重犯。来人,把她们给我包围起来,等候太子爷前来发落。”这年代没办法,只要有个人发号施令,就有一群人想都不想地听从,管不得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只记得要勇往直前。
  紧接着我们两个弱女子就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官兵给包围了,但我和师姐并没有轻举妄动,想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把戏。此时,我心想:师姐,咱俩可真是出门不利呀,应该先看好日子。不过,官爷可别惹火了本仙子,不然就完了。
  此时,太子爷骑着宝马,带着一帮人往城门外奔来了,本是快马又加鞭,却见不远处阵势不对。“吁,吁……”他迫使马儿停下了奔腾的铁蹄。“来人,去前面查看究竟发生了何事?”还没人来得及领命,就见前面一个小兵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单膝跪地,双手附拢,声势响亮地报:“参见太子殿下,前面有两刁民以下犯上,对太子殿下大不敬,请殿下前去处置。”
  “哦,你先去吧,本太子随后就来,倒想看看是何人如此大胆,有意思。”他骑着马儿带着一群人悠哉悠哉地往包围圈行进。此时得知太子驾临的官兵也让开了一条道,他如凯旋的王者般居高临下,俯视所有,走进了,靠近了。
  “恭迎太子圣驾,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一群人的声音响彻一方。
  “众位平身吧,不必多礼。”好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也下了马,一群人也跟着下了马。
  众官兵恢复了端正的站姿。一领头的说:“太子殿下,这两个人神神秘秘,遮遮掩掩,还不参拜殿下,卑职怀疑她们另有所图,请殿下示下。”
  他朝着我们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冷漠威严地说:“你们两位转过身来。”
  虽说我们能打能逃,可是,为了寻到那所谓的长开不衰之花,也只能暂时做做被人拿捏的软柿子。于是,乖乖地转过身来。
  “把手放下来,本太子不想再重复。”北极来的冰块,从头寒到脚,吓得我都有点小小的紧张。
  师姐救星开口了:“我们姐妹俩绝非什么作奸犯科之人,殿下信则信,不信我也没办法。至于为何要拿衣袖遮脸,只是一路走来感觉别人的眼光太异样,我等感觉不自在。若我们不再如此遮掩,请殿下也莫要为难我们。”
  师姐说完缓缓拂下了广袖,我见状也跟着放下了遮掩的衣袖。突然,四周投来强烈灼热的目光,我吓得躲到师姐身后。那太子更是一幅惊奇又冷凝的表情。我和师姐顿时被这异样的目光逼得难以承受。
  “走。”师姐拉着我轻轻一跃就到了半空。
  “天啊,居然这么会飞,我不是在做梦吧。”这人给了自己一耳光,感觉挺重又挺痛的。
  “天啊,仙女下凡了。”
  “我见到神仙了,拜见仙子。”
  “仙子,别急着走呀,我还有愿望没说呢。”
  ……
  那太子也愣在那里,痴痴地望着我和师姐离去的那片天空,似乎无法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就如做梦般的惊喜,不问来去。
  
   三、好奇烟火自找事 飞天一舞更惊人
  我和师姐飞到了“天翰皇城”之颠,蹲坐在那红绿黄交织的琉璃瓦上。眼见夜色慢慢临近,越来越深,月亮也没了影子,低头望去,人间早已集结了万家灯火,星星点点地闪烁也别具风韵。
  突然皇宫内院疯狂点燃了灯笼,还有几颗夜明珠璀璨的光芒瞬间照亮了黑暗的夜空。四周来了好多人,慢慢聚集在一起。由于那皇城之颠离他们太远了,我们也不清楚下面到底在搞什么活动。我和师姐相视一笑,心有灵犀地朝那深宫高墙里飞去,停在一个角落,见来往的女子都清一色的着装。于是我俩一个转身就和她们一样的妆容了。走过去小心翼翼地跟上她们,直奔那珠光闪烁,烛光摇曳的地方。

本文由990990藏宝阁开奖资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墨香】幽兰情牵归故里(传奇小说) ——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