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寺情缘

- 编辑:997997藏宝阁特马资料 -

古寺情缘

(一)
  清。咸丰六年(1856年)春。
  英帝国以《南京条约》到期,英要保障在华利益为由,不断向清政府发难,第二次鸦片战争正在酝酿。
  胶东,云涌山平海寺。暮鼓低沉,佛号空灵。
  子夜时分,平海寺善觉方丈辗转反侧不能入睡,便起身来到佛殿打坐。突然,眼前闪过一道玄光。他忙起身,就看到两团青蓝光影腾空,在平海寺侧殿上方一蹿,钻入云层,犁破雾霾,向东北方掠去。方丈内心一沉。
  “阿弥陀佛。”方丈在心底吟道,“佛祖善我,佑我弟子灵威!”
  方丈再难入静。他双眼微眯,来到寺后院断崖边,在古茶树下站定。
  古茶树有几百年树龄了,桶口粗的树根凸凹交叠,已吞噬了半个山梁。它曾遭受过匪乱,毁于天火。由树变桩,由桩生枝变树,桩桩枝枝虽多受屈辱,却从未消遁。
  方丈伸手拍了拍斑驳嶙峋的树干,又抚摸了一下萌生不久的幼枝,闭目吐纳了片刻,就缓缓推出双掌,练起功来。随着掌风渐起,茶枝抖动,一股沁人的茶香扑鼻而来。方丈鼻吸夜露茶香,手舞太极清风,闪展腾挪,舞起一团风雾。等热血沸腾起来,他收手开目。只见在风止雾散中,一道熠熠生辉的的亮盘罩在茶树上方。像佛光,又像是蜃景。方丈知道,再过几日,就是采茶时刻了。
  今年古茶树丰腴肥硕的茶芽特多,这种茶芽,是这株茶树萌生第二片叶子以后的芽蕾,是叶非叶,似花非花,顶上如孩儿身形披着银毫,靠下部是粉紫色的绒瓣,如出水莲花相托。方丈给它起名叫“红莲观音”。是云涌山奇生的茶种,华夏绝无仅有。
  原本,这棵茶树藏于深山,与普通的茶树一样,芽生叶落,飘零于断垣古崖。是善觉方丈独具慧眼,发现这茶树的奇特。
  当年,方丈本是扬州一富商贵子,以诗痴、画痴、茶痴、武痴被称作“四痴”公子。他曾遍游华夏名山大川,吟诗作画;又喜好四海访友,练功问茶。那年,在他云游到胶东云涌山时,发现这株野生独居的茶树。
  这云涌山是个奇山,秘密甚多。它地处黄海和渤海的交汇处,是扼守京津的门户,又是燕、赵、晋、齐巨贾出海的咽喉。整日云蒸雾漫,虚无缥緲。其中,神秘的平海寺和奇异的古茶树,是奇中之一。
  古茶树背靠浩瀚的大海,昂仰无穷青天,听梵音,闻佛吟,得几百年日月之精华,孕育了独一无二的绝佳茶品。这天,富贵公子品尝了这树的茶汤之后,迷惘如痴,顷刻间觉悟,就剃度为僧,取法名为善觉。随后,他就痴痴地拜茶树为兄、为友。常伴在古茶树旁读经作诗,练武绘画。
  经善觉研究,这棵树的茶叶之所以奇特,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极大,也与它伴生的植物有关。他做方丈以后,便劈山圈院,将古茶树圈入寺内喂养。他还以茶树为“君”,为“主”,根椐相辅相生的道理,有意在茶树周围,栽种了雪崖梅、金银花、白玉兰,接骨木、翻天云、南蛇藤等花木药藤为托君之“辅”。枝蔓缠绕攀附,使茶清花香,叶果相融。让“红莲观音”非但成为茶中极品,还使它有了消病祛灾、延年益寿的神奇功能。他借此查典配伍组方,佐以中药,经十几年验证,等到今年“翻天云”的红色种子下来,他的“观音祛瘟防疫茶饼”便可配制完美,成方将为寺中经典秘藏。
  方丈仰望穹苍,东方已经烧红。走出山门,拣一清静地方,唱一声“阿弥陀佛”,微闭双眼颂起经来。
  “佛爷,您好啊。”
  闻着一声带有洋味的问候,善觉方丈睁开了双眼。就见天主教的“兰教主”和一黄脸中年仆人,风尘仆仆走来。方丈赶紧揖礼,携老朋友进入寺中。
  (二)
  兰教主是英联邦帝国天主教在中国的一个传教师,四十多岁。因在中国常穿一“皂蓝布”长衫,而被称做蓝衫教主。也是教主天性顽劣,索性捡一中国飘逸潇洒的“兰”字为姓,被人称为兰教主。与善觉方丈相交己有十多个年头了。
  兰教主虽是英国人,却是个中国通。他对中国文化,中国世俗人情,热爱得几乎到了痴迷程度。
  第一次与善觉方丈接触,是那年他从青岛天主教堂出来,沿海岸春游到云涌山。当时也是茶芽春摘时候。还离平海寺数十丈远,他就觉得有一股沁人肺腑的茶香飘忽于心鼻之间。他似觉相识,便喜爱有加。就迷迷糊糊由茶香牵着,进入平海寺山门。又糊糊涂涂来到寺的后院。只见在一山梁古茶树下,一个眉清目秀的大和尚,正在一玉石条案上挥毫作画。
  条案以天然石梁雕凿而成,表面温润如玉,洁如明镜。石案上,一边是镂空粉彩珐琅香炉在袅袅飘缕,一边是紫砂八棱茶壶正茶香飘荡。中间以青铜镇尺压一张宣纸,旁边置笔架、笔洗、砚台、玉章。只见大和尚轻挽袍袖,端起茶壶微微一倾,就见那清绿茶汤“叮叮”流入白瓷茶盏。霎时,茶盏中像“扑簌簌”飞起一群凤雀,“啾啾”欢腾于茶枝山崖。大和尚并没有去理会那茶香漫溢,他深深吸一胸香缕,拿起一只大笔,饱蘸清水后又轻浸浓墨,携一溜“滴沥”,迅速向宣纸刷去,几团揉搓涂染,多处勾连点皴,提笔时,就见远山近云,古茶山梁,跃然纸上。
  兰教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看看古茶断崖,望望石案茶香,嗅一鼻熏香,饱一眼纸中空灵,孩稚般大叫起来:“美,美……美轮美奂,美轮美奂哟!”
  兰教主的一声喊叫,打断了大和尚的静谧意境,他睨视一眼兰教主,唱一声“善哉我佛”,便飘然而去。
  兰教主懵懂地看看和尚,又瞪眼望望石案。见并无别人,就瞅准时机,偷偷端起茶盏,将剩茶啜入口中,连喊:“妙呀妙呀!”手舞足蹈起来。也是他兴奋过头,就从小提箱中拿出一只扁笔,抹些油彩,自作主张地在大和尚图画的空白处,画了一条石案和一个肥头大耳的冷和尚。冷和尚刚画完面庞轮廓,尚未点睛。忽听耳边一声大喊:“大胆!”就见一胖一瘦两个僧人擒住他的双臂,提了起来。
  教主高声叫喊:“眼睛……画的眼睛!”
  胖、瘦二僧并不理会他的劳什子“眼睛”,没让他脚尖着地,便被叉出山门。
990990藏宝阁开奖资料,  兰教主性情倔拗,从不做半途而废的事情。自此,便牵挂上画中冷和尚的眼睛。他为了画完那双眼睛,就在山边一空弃的猎棚寄宿,天天跑几里山路,在平海寺山门旁蹲着,瞅空就想钻进寺庙寻画点睛。他哪里知道,方丈己发话值日僧:婉拒洋人入寺。兰教主哪理会这些,他只信上帝,明白只要虔诚,就会金石为开。照常在寺院山门外充当洋味“狮狗”蹲守。
  兰教主天天蹲守,就见到了一件让他气愤的事情。他看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和尚,虽然健壮却高不过水桶,但见他双手提两只硕大木桶,天天从寺外泉边往寺里提水,稚嫩的身骨提着两只差不多和他一般高的水桶,可怜巴巴地摇晃在山路上。
  兰教主心动恻隐,就上前帮忙,小和尚也许是天性刚烈枭雄不逊,推开教主,咬着牙独自向山寺走去。教主哪肯罢手,就跟定小和尚。上山下潭,不让帮也佯帮,以了却自已的慈善心愿。
  慢慢地,教主知道平海寺的主持叫善觉,就是他见到的那个画画的和尚。知道小和尚法号叫如缘。是善觉方丈从很远的南方捡回寺的。现己在寺内出家,做了善觉最小的弟子。
  善觉有一付铁石心肠,坚硬得有点残忍。他让如缘到山泉提水供全寺僧人饮用。一次提水多少无论,时间无论。只要灌满灶堂的几口大缸才准歇息。小小的如缘以臂为担,只能一次比一次让水桶多装一些,不断加快脚步,争取早点缸满盆满。
  “残忍!这是虐待儿童侵犯人权!”教主在寺外示威并试图闯进寺院。守寺的和尚却像木头一样没理他这头“洋葱”。依然如缘担水和尚颂经。好像天底下根本不存在什么破烂教主。
  (三)
  霎时五日过去。值日僧回方丈:大鼻子洋人还在寺前蹲守。
  兰教主的执著引起了善觉方丈的好奇,他便找出那副被洋人涂抹了的画稿,左右端相洋人添上的图像。觉得很有意思。他无论怎么琢磨,也琢磨不出洋人画得那个胖和尚应按一双什么样的眼睛。他用笔在画的边角画了无数双眼睛,却怎么也按不到洋人画得胖和尚的脸上去。这使他寻根问底的“痴情”大发。他觉得应该去请教一下洋人,就匆忙走出山门拜访。
  遗憾的是,洋人己无影无踪地去了。
  善觉方丈本是个见“才”即痴的人,很觉得有些失落,就又来到石案前端详洋人画的画。思量半天无解,提笔在画的上角写道:
  写睛百双不入面,
  和尚何时有慧眼?
  也道海内存知己,
  交一洋友难?不难?
  说来也凑巧,那天,兰教主确信平海寺和尚不讲仁义也无人道时,便从平海寺垂头丧气的下山。他总觉得肚子里有些些许许的愤懑在揪扯着他的肠子,就顺小径拐进一处山林,要高声叫喊出气。他刚“嗷――啊――”地叫了一声,就听到近处的草丛中,有“嘤嘤”的孩童哭吟。他寻声望去,见杂草中有一草帘在蠕动。他叫一声“主啊上帝”,急忙上前查看,剥开草帘,见一满身癞疥的五、六岁的女孩在挣扎。他连呼“上帝”,就脱下长衫,包起女孩,抱着急匆匆向平海寺跑。边跑便一路嘶喊:“上帝呀,救人啊……”
  等兰教主糊里糊涂被善觉方丈接到平海寺以后,女孩已奄奄一息。兰教主面无血色,一脸泪水,大叫,“佛祖救她,佛祖救她!”
  善觉方丈手抚兰教主,高颂一声“善哉”,说,“施主莫哀,让小僧来想想办法。”说着打开了包裹着小孩的衣衫。见女孩全身脓疱,已没了多少好皮,就迅速写下处方叫小和尚如缘煮药烧汤。同时,方丈取出一罐药粉,播撒到女孩身上。
  兰教主仔细查看女孩后,面带愁容。说,这么大面积的溃烂是没办法医治的,只能任由上帝之手裁决。
  善觉方丈说,我佛慈悲,让我来试试吧,也许能渡她大难。
  兰教主眼瞅着方丈似信似疑。
  过了一会儿,小和尚如缘说汤已熬好。方丈手托女孩来到寺院一处侧房。只见房中放一椭圆木盆,小和尚如缘正用一长柄葫芦瓢,把一种黑红色的粘乎乎的药汤,一瓢一瓢倒入木盆中搅拌。
  兰教主看着满头大汗的如缘,忽然心生恻隐,想:这小子命真苦,啥活儿都得他干。他爱怜地上前给如缘擦汗并对他笑笑。如缘却像木橛子一样毫无感觉,依然起劲地该干啥干啥。教主无味,走向方丈。见方丈正手托着女孩,把她放入黑乎乎的汤中,就惊呼:“上帝呀,她会疼痛死的。”
  方丈一声“善哉”,说,“她命中注定遭此一劫。”
  果然,小女孩一阵痛挛“嗷”地蹦了一下。
  兰教主连说“NONO!”便从自已的小提箱里拿出几粒白色药片给小女孩放进嘴里,亲手用水给她喂下。方丈知道西方有一种神奇药片能够镇痛,就没理会洋教主的举动。不过,一个洋人能这样细致入微地救助一个脓疱女孩,他内心之慈善,胸怀之博大,已见一斑。
  方丈对教主凭添了几分敬意,说,“施主不必担心,这看起来不堪入目的药汤不但能医好小孩的癞疥,还可以使小女皮肤不留疤痕。”
  洋教主双目微瞪,将信将疑。
  方丈微微一笑说,“教主不必怀疑,在我做和尚之前就已验证过了。”
  教主点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简直就是上帝之手出现,太神奇了。”
  也许是为了博爱,也许是出于好奇,教主请求方丈,让自己留下来照顾小女孩,说要见证佛爷的神奇在小女孩身上出现。
  善觉方丈对于教主的仁爱执著早有爱意。也许是惺惺相惜,方丈破天荒地让一个外人住在寺内。
  就这样,教主就日夜守护在小女孩身边,等待上帝之手出现。
  方丈见教主心诚,对他更加敬重。
  善觉方丈不断地变换着药方给小女孩治疥,当小女孩褪去身上的脓痂露出鲜红的肉粒时,方丈拿来一坛久藏的药末,用干焙糯粉调成稀糊,像要烤小鸡一样涂满女孩全身。教主见了,又呼惊奇。
  兰教主一步不离地护在小女孩身边,方丈每换一种药,他都好奇地用手指拈一撮放在嘴中,呲牙咧嘴地尝尝。现在,药粉己从苦涩变成了甜酸,他追问方丈是不是女孩的伤快好了。方丈说是。现在是想,如何让女孩完好如初。
  教主举手划十 ,祷告天主保佑。
  在不断变换着各色药汤的十几天里,方丈常和教主常谈至深夜。方丈不但了解了西方天主基督遭受的苦难,也了解了教主所从事的教人向善的愿望和苦心。同时,他也知道了教主的博学。他通音律,懂书画,精医道。他很专一,专一到简单的程度。
  教主告诉方丈,有一年他解不开枫叶怎样由绿变红,就厮守一片枫叶从冒芽到落地,作了长达二、三百天的枫叶生长变化记录。还有一次,他因迷恋西医切割术,就自已偷偷割开自已的腿肚子,察看了一番又缝上。当时因为失血过多,他昏死过去,是真正的外科医生父亲救了他的命。
  教主简单专一的“西洋痴”,与方丈博学多艺的“中国痴”,像两块磁石相遇,一触即合。两人很快便互敬互重难分难舍了。
  (四)
  一晃,便是女孩再现“真身”的日子。兰教一大早就激动地嚷嚷:“上帝之手要出现了,奇迹要发生了。”
  善觉方丈却没有教主那么张扬,他平静地燃上一柱香,在烟雾缭绕中颂了一遍《大悲咒》,才抱过女孩,从脚开始,小心地撕撕剥剥开来。
  方丈刚剥出女孩的小腿,教主就喊称奇迹。方丈越往上剥,教主喊声越大。当方丈慢慢扯去表层药棉碎皮﹑女孩露出光洁细嫩的肌肤时,教主激动得双手握拳,擂得自己脑袋“咚咚”响。
  方丈却胸无微澜,镇定如故。他小心掰剥,当揭剥到女孩胸部时,只见女孩“哇”地一蹦,晕了过去。

本文由990990藏宝阁开奖资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古寺情缘